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代名人 > 正文
鲁仲连排难解纷(吴文立)
2010-6-20 16:33:21 编辑:文化部落 阅读:4039

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


  “鲁仲连射书救聊城”的故事,在鲁西大地可谓家喻户晓。在聊城东门外原有一座砖石高台,台下辟有拱门,是进城必经之地。台的门洞两侧,各有石刻横额,东书“鲁仲连台”,西写“旷古高风”。这就是纪念鲁仲连射书救聊城的射书台,可惜毁于1937年的大水。
  鲁仲连,战国高士,亦称鲁连,今茌平人,善于出谋划策,常周游各国,为其排难解纷。他是我国继孔孟圣贤之后五贤之首,著名思想家、政治家、军事家和外交家。他饱读诗书,雄才大略,能言善辩,事关他的许多典故,如“射书聊城”、“说魏救赵”、“义不帝秦”、“千金不受”等故事流传至今。
  一、一生事迹
  司马迁评价鲁仲连:“奇伟俶傥之画策,而不肯仕官任职,好持高节”。且对他“在布衣之位,荡然肆志,不拙于诸侯,谈说于当世,折卿相之权”的品质和功绩,给予充分肯定并深表敬佩。

  关于鲁连的生卒年代,史无记载考。钱穆先生推算约为公元前305至前245 年。《鲁仲连杂考》〔作者:王德敏 周立升〕认为鲁连最早的事迹是批判孟尝君“好士未也” (《战国策·齐策》四),约在前 303年至前294年之间。其最晚的事迹是前257年鲁仲连说新垣衍不帝秦。这样看来,其生卒年约为前320年至前250年比较合理。
  (一)前320-—前300年
  鲁仲连少年时曾师事徐劫(《史记•正义》),从他学过“势数”之学。徐劫,《汉志》儒家,有《徐子》四十二篇,班固自注:宋,外黄人。前341年齐、魏马陵之战时,徐子曾向魏太子申讲:“百战百胜之术”。

  名师出高徒,徐也常对人夸奖学生鲁仲连:“我弟子虽少,千里驹也。”据说,鲁仲连时十二岁时曾责难田巴,详见下面照片文章。田巴是当时有名的稷下辩士,他“毁五帝,罪三王,訾五伯,离坚白,合同异,一日而服千人。”鲁连往见田巴,结果大败之。田巴败得心悦口服,次日并当着徐劫赞美鲁仲连说:“生生之骑乃飞兔骠衰也,岂特千里哉。”(《太平御览》卷464)田巴从此杜口易业,终身不复谈。。
  (二)前299—前291年,鲁仲连三次与孟尝君论辩:
  第一次,批评孟尝君并非好士,详见《战国策•齐策》四。从当时孟尝君“厩马百乘”、“后宫十妃”的气派看,这次谈话当为盂尝君任齐相时。
  第二次,是劝孟尝君勿逐舍人,详见《战国策•齐策》三及下面照片文章,观二人对话语气,亦当在孟尝君为相时。
  第三次,与孟尝君论“势数”,详见《玉函山房辑佚书•鲁连子》。观此文内容,乃孟尝君不得志时向鲁连请教“势数”之理,故鲁连以门关喻之,意思是让他明察“可”与“不可”的形势,以便伺机而动。
  (三)前290——前260年,重要事迹有二:
  1、论田单攻狄城。前284年,乐毅率五国联军攻齐,半年内攻下七十余城。前279年田单反攻复国,“所过城邑皆畔燕而归田单”,唯狄邑的统治者负隅顽抗,“田单将攻狄,往见鲁仲子”。鲁仲连说:当初你在即墨时与士兵同甘苦,临阵身先士卒。那时侯“将军有死之心,而土卒无生之气”,故能胜利。如今你被封邑加爵,“黄金横带”,只顾养尊处优,“有生之乐,无死之心,所以不胜者也”,田单大悟,第二天亲临前阵,巡视城防,擂鼓挥旄,一举攻克了狄城。(《战国策•齐策》六)
  2、遗聊城燕将书。燕昭王命上将军乐毅率军侵占齐国72城。后来燕王听信谗言把乐毅罢官回乡。齐将田单趁机反攻,收复失地71城,只有齐国西界聊城一年多没能收复。田单请鲁仲连商讨对策。鲁仲连分析:守城将领乐英是乐毅侄儿,自幼跟叔父长大,骁勇善战,但燕王昏庸,乐英不受燕王信任,不敢回燕国。可是要投降齐国,又怕落个不忠之名,齐军以武力相逼他一定不服,若修书一封,射入城中,晓以利害,可使他三思而行。果然,乐英收到一箭书(内容见照片资料)后,再三阅读,大哭,三天不能决断,后大吼一声,拔剑自刎而死。于是,齐军很快收复了聊城。一箭书抵得百万兵,这就是鲁仲连射书救聊城的故事,聊城东门外原有射书台一景。
  (四)前259——前250年。

  “鲁仲连义不帝秦”的故事传颂千古,详见《战国策•赵策》。邯郸解围后,平原君要封赏鲁仲连,鲁仲连终不肯受。平原君又“以干金为鲁连寿”。鲁仲连却轻蔑地一笑说厂:“所贵于天下之士者,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取也。即有取者,是商贾之事也,而连不忍为也。说罢,辞别平原君而去,终身不复见。“说魏救赵”、“义不帝秦”、“千金不受”等故事就是由此而来。

  (五)晚年隐居,蹈海辞世
  解邯郸之围后,“鲁连逃隐于海上,曰:‘吾与富贵而诎于儿宁贫贱而轻世肆志焉。’”有资料称,鲁仲连隐居于今山东桓台县境内的马踏湖,湖南岸有个华沟村,古称鲁连陂,便是鲁仲连卜居之地。
  据说,正当鲁仲连远离朝市,自得其乐的时候,时局骤变。这一天鲁仲连邀好友颜镯在湖中青丘饮酒,家人忽报秦兵攻破京城临淄,齐王降秦。鲁仲连听了老泪纵横,不由得仰天长叹:“苍天哪苍天,你为何善恶不分让暴秦得势!”说罢纵身跳入湖中。颜镯急救已来不及了。一霎时,湖面上风萧萧而起,天空中大雪飘飘而落,青丘突兀立起一道冰山,长百步,高数仞,山上洞壑幽邃,灯光荧荧。湖区人为了纪念这位高士,便在青丘之上修了一座“无欲亭”,匾上书四个大字“无欲则刚”。许多名流奇士,墨客骚人都来凭吊他,颂扬他。

  帮助他人,排患释难,消灾弥祸,而不索取任何报酬,这是高尚的侠义行为。而鲁仲连就是具备这种高尚行为的杰出典范。他义不帝秦,宁蹈东海而死,决不作暴秦臣民,其气节令人肃然起敬。正如有人赞曰:

  深邃的思想,高尚的人格,超人的智慧,传奇的色彩。扶大厦之将倾,挽狂澜之既倒,功成身退,销声匿迹,隐之大者。

  英雄永垂不朽,高士光照千秋。鲁仲连的精神不灭,永远值得我们后人学习。晋代左思曾以“功成不受赏,高节卓不群”的诗句,赞美鲁仲连;唐代李白在《古风十九首之十》中极力推崇鲁仲连“却秦振英声”的壮举;文天祥在《高沙道中》发出了“初学苏子卿,终慕鲁仲连”、“自古皆有死,义不污腥膻”的铮铮誓言;周恩来总理在《大江歌罢掉头东》中借用“难酬蹈海亦英雄”的鲁仲连遗事,抒发了革命家的战斗豪情。可以这样说,一代又一代的“鲁仲连”们,承袭“鲁仲连”的精神,把我们这个勤劳勇敢、善良聪敏的民族,不断的推向繁荣富强,不断的推向幸福和光明。

  二、故里遗迹
  1、望鲁店村
  鲁仲连出生并成长在这里。今属茌平县冯官屯镇,在茌平县城东北20里。
  村名由来:传说亚圣孟子因仰慕鲁仲连,从鲁国风尘仆仆来到齐地拜访他,熟料行到刘集店中病倒,无奈之下,瞭望鲁仲连故居许久,不及而返。后人为纪念这两位圣贤,将该村命名为望鲁店,即眺望鲁仲连故居之意。
民国《茬平县志》(牛占诚修、周之桢纂,“茬”为“茌”之误刻)将“连村烟市”列为茌平八景,见最上面照片。)
  

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
  又,明嘉靖朝纂修的《新城(今桓台)县志》载:“去城二十里,今华沟,古鲁连坡也,有鲁连井。”王士桢《池北偶谈》中说:“新城(今桓台县)东北锦秋湖上,有鲁仲连陂,传为鲁仲连所居。”
  2、鲁仲连祠

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

  鲁仲连祠历史悠久,但始建于何年不得而知(照片载民国《茬平县志》,牛占诚修、周之桢纂)。据《山东省志》、《茌平县志》记载,自康熙二年茌平知县王画一修复距今已有三百多年,清乾隆帝和历代文人如司马迁、李白、赵孟頫、梁启超等都曾为鲁仲连留下了不朽杰作和诗篇。

来源: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af2df930100jkvp.html) - 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_聊城文化部落_新浪博客
  现重修过的鲁连祠坐落在古朴幽静的村子中央,粉垣环护,端庄瑰丽,古色古香。大殿五间,供奉着鲁仲连塑像,炉烟袅袅。院内苍松翠柏,娴静幽雅。大门之上层楼高起,崇阁巍峨,著名的“奎星阁”匾额由著名国画大师黄胄书写,“鲁仲连纪念祠”牌匾由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题写。原国防部长耿飚,原海军政委李跃文,原司法部部长邹瑜,原文化部代部长诗人贺敬之,原外交部副部长孔子基金会会长宫达非,原国家文物局前局长孙轶青、张德勤,著名书法家柳倩,欧阳中石等都曾为鲁仲连纪念祠挥豪泼墨,题字题词,村民后学王晓伟先生,出资出力遍访名人,题字作画,颂扬鲁仲连精神,造福桑梓,堪称新时代“贤士”。
  3、鲁仲连墓

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  

  (照片载民国《茬平县志》,牛占诚修、周之桢纂)

  另据明嘉靖年纂修的《新城县志》载:“桓台锦秋湖畔锦秋庄,稍北有鲁仲连墓,即古狄城旧址,先生逃隐地。”明嘉靖年纂修的《青州府志》所载地图,在高苑城正西偏北大王村附近,明确标有鲁仲连墓。

  4、四贤祠
  是县文庙西邻,祀鲁仲连、淳于髡、马周、张镐四位茌平籍著名人物(照片载民国《茬平县志》,牛占诚修、周之桢纂)。

 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 


  三、县志所载传记及歌颂诗文

  1、鲁仲连传

  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

  2、鲁仲连文章

  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

  3、歌颂诗词  

  鲁仲连排难解纷--发生在聊城的美德故事之六 (以上照片类资料均载民国《茬平县志》,牛占诚修、周之桢纂)
 

附:鲁仲连子

  齐之辨士田巴,辨於徂丘,议於稷下,毁五帝,罪三王,訾五伯,离坚白,合同异,一日而服千人。有徐劫者,其弟子曰鲁仲连。连谓徐劫曰:「臣愿得当田子,使之必不复谈,可乎?」徐劫言之巴曰:「劫弟子年十二耳,然千里之驹也。愿得侍议於前,可乎?」田巴曰:「可。」鲁连得见,曰:「臣闻堂上之粪不除,郊草不芸;白刃交前,不救流矢。何者?急不暇缓也。今楚军南阳,赵伐高唐,燕人十万之众在聊城而不去,国亡在日暮耳。先生将柰何?」田巴曰:「无柰何。」鲁连曰:「夫危不能为安,亡不能为存,则无为贵学士矣。今臣将罢南阳之师,还高唐之兵,却聊城之众,所为贵谈者,其若此。先生之言,有似枭鸣,出声而人皆恶之,愿先生勿复谈也。」田巴曰:「谨受教。」明日复见徐劫曰:「先生之驹,乃飞兔也,岂特千里哉!」於是杜口,终身不复谈。(《史记?鲁仲连传》正义,《意林》一,《文选?曹植与杨德祖书》注,《荀子?强国篇》注,《御览》三百八十五,四百六十上,九百二十七)
  陈无宇谓门客曰:「昔荆来伐,无一人死,何国之寡士也?」门客对曰:「君车衣文绣,士不得以为缘;鹅鸭有馀食,士不足菽稗;堂上有酒池,士不得一尝。财者君之所轻,死者士之所重,君不能以所轻与士,欲得士之所重,不亦难乎?一井五瓶,泄可立待;一灶五突,烹饪十倍,分理者众也。」(《艺文类聚》八十四,《白帖》十一,《御览》一百八十六)
  谚曰:「百足之虫,至断不蹶者,持之者众也。」(《文选曹?六代论》注,《意林》一,《御览》九百四十四,又九百四十八。)
  人心难知於天,天有春夏秋冬以作时,人皆深情厚貌以相欺。(《意林》)
  人君所察者三,不可以不知。不知时与不时,譬犹春不耕也;不知行与不行,譬以方为轮也。不知宜与不宜,譬以锦缘荐也;(《艺文类聚》六十九,《意林》一,《御览》七百九)
  朝露之蒲,工女不能治;淄渑之沙,计儿不能数。(《御览》七十四)
  东山有松枞,高十仞而无枝,非忧正室之无柱也。(《水经?汶水注》,《艺文类聚》八十九,《文选?七发》注,《齐竟陵文宣王行状》注,《御览》九百五十八)
  南方有鸟名为鹏,生而食其翼。(《御览》九百二十八)
  北方有兽名为豘,生而角当心,俯厉其角,溃心而死。(《御览》九百一十三)
  市处者,仆妾脍灸而食,市饶也。壅泉沃韭织屦之?,从兄弟室父往,而不得粗侍焉,非爱其仆妾,恶其室父也,此其饶羡之与不足也。(《御览》九百七十六)
  舜耕历山而交益,陶河滨而交禹。(《御览》四百九,《路史?後纪》十二)
  古善渔者宿沙瞿子,使渔於山,则虽十宿沙子,不得一鱼焉。宿沙非暗於渔道也。彼山者,非鱼之所生也。(《後汉?马融传》注、《御览》八百三十三,九百三十五,《事类赋》注二十九,《困学纪闻》十)
  宿沙瞿子善煮盐,使煮滔沙(《御览》作溃沙,虽十宿沙,不能得也。《北堂书钞》一百四十六,《御览》八百六十五)
  契始封商,在太华之阳。(《水经?丹水注》,《路史?国名纪》三)
  伊尹负鼎佩刀,以干汤得意,故尊宰舍。(《文选?王褒圣主得贤臣颂》注、《东方朔非有先生论》注)
  共伯名和,好行仁义,诸侯贤之。周厉王无道,国人作难,王奔于彘,诸侯奉和以行天子事,号曰共和元年。十四年,厉王死于彘,共伯使诸侯奉王子靖为宣王,而共伯复归国于卫,得意共山之首。(《史记?周本纪正义》,《庄子?让王释文》,《太平寰宇记》五十六,《鲁史发挥》二。案《正义》首云:「卫州共城县,本周共伯之国也。」是张守节语,混入《鲁连子》,今删)
  楚王成章华之台,酌诸侯酒,鲁君先至,楚王悦之,与大曲之弓,不琢之璧,己而悔之。?启疆见鲁侯,(一作伍举见鲁公,曰:「大曲之弓,不琢之璧,楚上宝也,吴及齐救於楚,楚不与,弓三年乃成,射不穷矢,发之血流漂井。今闻在鲁,必求之。」)鲁君惧,乃归之。(《左传》昭七年疏,《史记?鲁世家?集解》,《北堂书钞》一百二十五,《御览》三百四十七,四百九十七,百二八百六)
  弦銲相第而增,矢得高焉;专诸刺僚王,阖庐乃成名焉。(《御览》三百五十)
  齐伐鲁,宋桑羽子谓齐将曰:「子羔为成大夫,而善养天下士。」(《北堂书钞》三十四)
  所同食,天下士至。(同上)
  陆子谓齐愍王曰:「鲁费之众臣,甲舍于襄贲。」(《水经?沂水注》)
  朐剧之人辩。(《水经?巨洋水注》)
  孟子,剧之辩者。(《太平寰宇记》十八)
  孟尝君逐於齐,谭子曰:「富贵则就,贫贱则去,此物之必至,而理之固然也。愿君勿怨。请以市论,市朝则盈,夕则虚,非朝爱而夕则憎之也,势使然也。」(《艺文类聚》六十五,《文选?张协杂诗》注,《女史箴》注)
  展无所为鲁君使,遗齐襄君鸿,至渑而浴鸿,鸿失,其装在。御者曰:「鸿之毛物,可使若一,能买鸿耳。」无所曰:「吾非不能买鸿也。是上隐君,下易币,无所不取。」(《初学记》二十,又《御览》九百十六作「上隐君下蔽罪也,」「无」俱作「毋」。)
  鲁连先生见孟尝君于杏唐,(《御览》作杏堂)之门,孟尝君曰:「吾闻先生有势数,可得闻乎?」连曰:「势数者,若门关,举之而便,则可以一指特中而举之;非便,则两手不起。关非益加重,两手非加罢也,彼所起者非举势也。彼可举,然後举之,所谓势数。」(《艺文类聚》六十三,《御览》百八十三,一百八十四)
秦师围赵邯郸,魏使将军新垣衍入邯郸,令赵尊秦为帝,鲁连辨说罢之。秦军退,平原君欲封之,终不肯受。平原君乃置酒,酒酣,起前以千金为寿,先生笑曰:「所贵天下之士者,为人排患释难,解人之缔结。即有取,是商贾之事,连不忍为也。」遂策仗去。(《艺文类聚》六十九,八十三,《文选?左思招隐诗》注,《御览》八百直八,百二十九)
  燕伐齐,取七十馀城,唯莒与即墨不下。齐田单以即墨破燕军,杀燕将军骑劫,复齐城,唯聊城不下。燕将城守数月。鲁仲连乃为书著之於矢,以射城中,遗燕将,燕将得书,泣三日,乃自杀。(《艺文类聚》六十、《御览》三百五十,又五百九十九,《事类赋》注十三)
  弃感忽之耻累世之功(《荀子·议兵篇》注。案此遗燕将书也。有脱误。《战国策》、《史记》作感忿,而上下「忿」字复见,疑彼亦误。)

来源:吴文立的博客

 


编辑:


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关于本站  |  版权声明  |  交换链接  |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 本站域名:http://whbl.lcxw.cn
本会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(二楼北)
技术支持:聊城新闻网 鲁ICP备090839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