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研究成果 > 正文
谢肇淛任职聊城考略
2012-3-23 14:48:10 编辑:文化部落 阅读:4232

 

郡楼环漯水 公案对聊城[]

——谢肇淛任职聊城考略

崔建利 袁明霞

(聊城大学图书馆 聊城高级财经职业学校 山东聊城 252059

摘要:谢肇是明代后期著名学者和诗人,平生酷爱藏书和阅读,著作等身,官至云南左布政使。谢氏一生中有两次居官聊城的经历,前后合计达十余年。第一次任东昌司理,第二次任工部都水司郎中,督理北河,驻节张秋。谢氏居官聊城期间足迹遍齐鲁,写下了大量诗文,其中涉及运河者尤多,堪称聊城乃至山东运河之诗史,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。

关键词 谢肇 运河 东昌 张秋

.谢肇淛生平简述

谢肇淛(15671624),字在杭,号武林,福建长乐(今长乐市)人,是明代后期著作等身的实力派学者、诗人及诗论家。然而,由于其著作《小草斋集》流传未广,连《四库全书》也未曾提及,后世对这一实力派学者生平知之甚少。今人在编辑《四库存目丛书》及《续修四库全书》时,将其《小草斋集》及《续集》、《小草斋文集》收录(《续修四库全书》未收文集),为世人了解谢氏生平及学行提供了详尽资料。谢氏名字号中,“淛”系“浙”的异体字,“武林”则是当时杭州别称,名、字、号均与浙江相关,体现了肇淛父母对曾经的生活履历及爱子出生地的纪念。

谢肇淛生于世家鼎族,祖、父辈均出而为仕。其叔祖谢杰(1537-1604),字绎梅,万历二年(1574)进士,官至户部尚书。著有《士谭民语》、《白云篇》、《抑抑堂爰草》等;其父官至吉府左长史,著有《天池存稿》。受到良好家庭教养的谢肇淛聪颖过人,而且自幼好学,一生苦读不辍。万历十六年(1588),谢肇淛以《诗经》举于乡,万历十七年会试落第,万历二十年(1592)壬辰中进士。此年冬除湖州推官,不久因得罪吴兴太守,移官东昌。后历仕南京刑部及兵部主事、工部屯田司主事、都水司郎中、云南布政司左参政、广西右布政使,寻晋左布政使,任内卒于赴京途中之萍乡。

谢肇淛一生虽然大部分时间官位不高,但他都能做到勤政务实。每出任一地,即认真考察该地风土人情,网罗该地轶事掌故,并加之详细记叙。例如他为官山东时所著《居东杂纂》、《北河纪》,任职云南时撰写的《滇略》、任职广西时的《风土记》等,引征有据,博观而约取,为后人留下了该地区许多珍贵的史料。在当时贪腐成风的官场中,谢肇淛仍固守着一位正直官员的自律底限:不贪不腐,公正廉明。他曾在《授正郎自嘲》诗中说:“二十年前五石壶,只今囊粟似侏儒。”[[1]](卷二四《授正郞自嘲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第1367册第164页)当了二十年的官,仍然“囊粟似侏儒”,足以表明他为官清廉。虽然官囊羞涩,但谢氏还是在保证基本生活“不至冻饿”的前提下,将大部分薪金投入到购藏图书中,他一生珍藏图书达万卷,是明代非常有名的藏书家。下面这首诗体现着这位清贫官员在藏书和治学理念上的富足:

东山无别墅,负郭无良田。惟有架上书,已费千缗钱。经史与子集,分类何梨然。装潢悬牙签,列架纷我前。我来坐其中,触目皆兰荃三。如入宝树林,如采珠穴渊。饥以当饔,夜为废其眠。冥搜境中趣,时忘言外诠。缅怀二十载,寤寐劳研。心目力既竭,衣食费皆捐。鱼豕苦雠对,鼠防忧煎。远行戒僮仆,拂拭期罔愆。家人笑我,我亦知其然。幸不至冻饿,胡为废简编。自谓手一卷,胜于腰万。此生读未竟,留遗子孙贤。书种勿断绝,庶无忝其先。[[2]](卷七《读杨循吉抄书书厨二诗戏效之》之二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6582)

他收藏图书的一个重要途径或方式便是抄书。他亲手精抄收藏的书,板心上都印有“小草斋钞本”五字,世称“谢钞”。他曾在题《谢幼槃文集》中这样描述自己抄书的甘苦:“幼槃文不传于世,此本从内府借出,时方冱寒,京师佣书甚贵;需铨旅邸,资用不赡,乃自为抄写,每清霜呵冻,十指如槌,凡二十日始克竣帙。”[2](卷二四《谢幼槃文集跋》。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部176272页)可见,“佣书甚贵”应该是谢氏抄书的一个重要原因,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他的清正廉洁、宦囊羞涩。在家富收藏和勤于研读的基础上,谢氏一生著述颇丰,堪称著作等身的实力派学者。据粗略统计,其著述有《五杂俎》,《北河纪》、《滇略》,《方广岩志》、《福州府志》,《太姥山志》、《游燕集》,《文海披沙》、《小草斋稿》、《小草斋诗话》、《长溪琐语》,《支提寺志》、《西吴枝乘》、《百奥风土记》、《鼓山志》,《八闽鹾政志》等。

.两次居官聊城

谢肇淛曾两次在聊城做官的经历,前后合计达十余年时间,谢氏人生的黄金时期都是在任职聊城时渡过,可以说和聊城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第一次是在万历二十七年(1599)至万历三十三年,任东昌司理。

谢肇淛万历二十年中进士时时年26岁,当年冬天任浙江湖州司理(当时推官一职的别称)。明朝推官为各府的佐贰官,为正七品(顺天府、应天府的推官为从六品),主要掌理刑名、赞计典等。官虽小,但其任甚重,往往内擢科道,以至大用。由于当时的吴兴太守颇多生活细节方面的禁忌,诸如不准别人穿白衣,遇有白衣者则法法办之。率直而气傲的谢肇淛对当然看不惯。曾在其《吴兴后竹枝词四首》之三中揶揄道:

五月新丝白胜绵,轻罗织就雪花鲜。为制得双裆子,官府头行不敢穿。[1]卷二七《吴兴后竹枝词四首》之三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194

太守闻知后颇不高兴,“戊戌大计吏,遂为所中,调东昌司理”[[3]](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6312)。虽系平调,但相对于谢氏家乡浙江来说,位于山东西部的东昌可谓远隔千山万水,“虽有远行富,不如相守贫。虽对他人美,不如憔悴亲”,[[4]](卷九《辛丑除日客平原》,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216页)中国人固守家园的传统观念,再加上往来迁徙之苦,谢氏当时的心情自然非常低落。更加祸不单行的是,刚到东昌安顿好衙署,却传来了儿女在奔赴东昌途中因翻船而夭折的消息:

衙斋初遣使,迟汝到彭城。只讶无消息,那知隔死生。离颜空入梦,乍语错呼名,孤客零丁日,啼鸟夜夜声。[4]( 卷一四《得儿女道亡耗二首》之二。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293)

迁客之情,丧子之痛,真可谓百感交集。因此,在来山东后相当长的时间里,烦闷成为谢氏心绪的主旋律,“迁客殊方路,愁心未有涯”[4]( 卷一四《齐中杂诗十首》之一。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296),正是彼时彼地谢氏心绪的真实反映。

作为东昌推官,谢肇淛日常工主要是掌理本府狱讼,但本职工作似乎很清闲,迎来送往接待上司的事却很多:“官闲无一事,但有送迎劳。”[4]( 卷一四《齐中杂诗十首》之四。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296)这对于生性孤傲不善曲迎的谢肇淛来说,未尝不是一种精神折磨,对此,他曾描述并慨叹道:

苦被征官累,驱驰只骨存。冲泥披露莽,投宿向山村。土榻寒难寐,银鞍险易翻。不知五斗米,销尽几人魂[4]( 卷一四《入秋霪雨弥日,忽节使夜至,同诸官送迎跋涉百里,怅然口占二首》之一。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297)

好在齐鲁大地,山川秀美,人文繁盛,这对于爱好山水、崇尚古迹的谢肇淛来说,应该是工作之余放松身心的好途径,也成为他涉猎古迹、探寻文脉、增加著述素材的好机会。从泰山到峄山,从三孔圣地到亚圣故里,从趵突泉到太白楼,谢氏几乎走遍了山东境内大大小小的山水圣景,文物古迹。正如邢侗在《居东集序》中所述:

发轫射书之,驻车历山之麓,厌次吊乎方朔,甾里感乎次卿,任城忆太白之旧,阿曲寻陈思之迹,雪宫留墟乎齐境,蜃市示幻于海[[5]](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11)

同所有的文人墨客一样,每到一地,每游一景,都会将行程观感诉诸笔端,在为后世留下彼时彼地山水风物状况的同时,也展示出一位封建文人士大夫所独有的情致、思绪和人文关怀:

独立苍茫黯自愁,天边落木正缝秋。片云长自依孤阙,一气谁能辨九州。

马向吴门摇疋练,蜃从沧海起层楼。山河指点东南尽,咫尺应向万里游。[4]( 卷二十《登岱十首》之一,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378)

这是他的《登岱十首》的第一首,五岳之尊的磅礴气势及丰厚的人文底蕴,让这位南方才子无限感慨。而洋洋千言的《登岱记》则记述了谢氏游泰山的详细过程及当时他眼中的泰山景况。象这类有关山东名胜风景乃至民俗风物的诗歌或游记,在谢肇淛《小草斋诗集》和《文集》中有很多。据陈庆元先生考证,谢氏此间还著有《居东杂纂》四卷,“搜括东昌异闻。存佚不详。”[[6]]这些著述不仅成为后人研究谢肇淛生平的重要线索,也为明代山东文化的研究提供了珍贵资料。徐(火勃)曾写有《谢在杭司理》一诗,为后人留下了谢氏在东昌的工作点滴:

谪居虽未达,不改旧官名。疆域临东岱,风沙近北平。郡楼环漯水,公案对聊城。齐俗元诈,逢君狱讼清。[[7]](卷一0“五言律诗”)

诗中“齐俗元誇诈”一句虽略显南方人对齐鲁人情风俗的些许偏见,但“逢君狱讼清”一句却从一个侧面展示了谢氏的行政风格和能力。作为专司刑名狱讼的七品小官,谢肇淛并未因不良心绪而懈怠工作,六年的东昌司理生涯中,他秉公执法,刚正不阿,清正廉洁,“凡虑囚傅狱,必据律按决,又多行陪德”[[8]](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6313),其官德人品深得后人称许。《山东通志》称其“谳狱持平,人服其恕。”[[9]](卷二十七《宦绩志》)徐(火勃)在谢氏《行状》中的一段记述,也从一个侧面展示了谢肇淛清廉正直的官德及人品:

君莅东昌又六年。庚子,入棘闱为同考试官,所拔多名士,而狱讼平反较吴兴时又加饬。君素以冰蘖自持,方署郡符,例受枣税二千余金,君让税于僚友,不一染指,东郡人至今诵说之。[8]( 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6313)

谢肇淛第二次在山东做官是万历三十九年(1611)至万历四十四年(1616)。以工部都水司郞中督理北河,驻节张秋。工部都水司郞中虽非地方官,但因其节署在张秋,其视河范围大部分也在山东,所以,称其为居官山东也不过分。

张秋在阳谷县东南地势低洼,其周围是一条东北、西南走向的凹陷地带,多条河流流经这里。历史上黄河的决口泛滥成为这里的主要水患。会通河竣工后,始在此设置都水分监。宏治八年(1495)称平安镇,清朝复称张秋。明代的张秋虽是一个镇,但其城市规模比起一般县城甚至比泰安府城还要大,明代大学士、东阿人于慎行《安平镇新城记》曰:“国家漕会通河,设工部分司于故元之景德镇,以掌河渠之政令,即今所谓安平也。安平在东阿界中,枕阳谷、寿张之境,三邑之民夹渠而室者以数千计。五方之工贾骈坒而墆鬻……则河济之间一都会矣。”[[10]](卷一0《艺文志》,《中国地方志集成·乡镇志专辑·29》,第130)

万历三十九年,44岁的谢肇淛由节慎库主管转为工部都水司郞中,赴张秋督理北河。再次路过东昌府时,面对曾经熟悉的光岳楼,想想自已十余年来的宦海沉浮,谢肇淛感慨万端:

长堤十里水悠悠,旌节犹迎旧细侯。最是堤头杨柳色,照人憔悴不胜秋。[1]卷二九《过东郡二首》之一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219

作为北河管理的驻节地和重要的漕运码头,万历年间的张秋城繁华景象应不亚于弘治年间,但在“于今老来心渐灰”[1]卷一一《甲寅除日书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6册第653的谢肇淛眼中,张秋城似乎更多的是宁静和山水灵气:“孤城河之干,飘若水中萍。幸无簿牒扰,吏散门长扃。边邑错三五,落落如郊坰。山水多清晖,亦足娱心灵。”[1]卷七《赴张秋作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6册第578而他即将入主的郞署竟然如此的偏远和荒凉:“漫说郎官署,凄凉似远藩。抱河双半郭,错壤一孤村。”[1]卷一五《入发平署二首》之一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册第43其实,作为专司北河的都水司郞中,谢肇淛的日常工作并非如此寂寥和清闲。他在《北河纪》中曾言:“不腆之治,南至鱼台,北至天津,统辖千有余里,任綦重,治綦艰。”[[11]](卷一《总序》)徐勃在《中奉大夫广西左布政使武林谢公行状》中对谢氏三年的张秋治水生涯暨工作状况作了如下描述:

君审天时,察地利,规前虑後,毖画周防,日夜焦劳,凡可以护卫河工者莫不毕举,手勒《北河纪》,图绘形胜如指诸掌。由是百渎效灵,舳舻鱼贯,旱不涸而雨不崩,君之力焉。[8]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6314

可见,谢氏的清闲更多是繁忙公务之余的一种状态或心境。但从他一生等身的著述看,谢氏公务之余,应该有大部分时间用在著书立说上。《北河纪》一书即是谢氏三年视河工作之余的一部杰作。此书共八卷,分河程、河源、河工、河防、河臣、河政、河议、河灵等八记。详述北河原委及历代治河利病。《纪余》四卷则从南到北对北河所经过的城镇加以介绍或考证,并对有关这些城镇的历代诗歌加发搜罗辑录。此书保存了明代北河尤其是山东运河的诸多方面的真实状况,对后人认识和研究山东运河乃至京杭大运河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。

万历四十六年秋,擢升为云南布政司左参政的谢肇淛在从京城赶赴云南的路上,再一次路过山东大地,写下了《过邹鲁志感八韵》一诗,既是对十年山东宦情的简要回顾,也表达了他对山东大地的一份依依惜别之情:

居东逾十载,此地饱经行。攀尽长堤柳,听残野戌更。

有村皆记里,无驿不题名。立马看秦篆,行河过鲁城。

探穷丘壑胜,惯得吏人迎。负弩当年事,遗此日情。

紫衣新节使,白首旧诸生。万里从今别,并州泪满缨[[12]](卷一《过邹鲁志感八韵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246)

三.谢肇淛眼中, 的山东运河风情

山东运河即明清时期的会通河,南起台儿庄,北至临清。其中从临清到黄河北岸一段,是元代开凿的会通河,长233公里。从黄河南岸到济宁一段,大体是元代开凿的济州河,长250公里。明代则将这两段运河统称为会通河,清代又称为山东运河。谢肇淛居官聊城近十年的时间里,无论作为东昌司理还是作为工部都水司郞中,都和当时的南北交通大动脉——京杭运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除了《北河纪》中对山东运河的专门纪述外,他诸多诗文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内容都与运河特别是山东运河有关,可以说是运河诗史。

1.闸河

京杭运河山东段长约七八百里,地势最为复杂,以临清南面290公里处的南旺为水脊,河水向南北分流,形成两端低中间高的地势。漕船过往必须沿线置跨河闸(或节制闸),即通常意义上所讲的河闸或水闸,分段节水,以时启闭,以便漕船顺利通航。为节省水源,保证航运,元代开凿时曾在河上修筑河闸31座。后来,明代重新疏浚会通河,除修复旧闸外,还根据需要添置新闸。据《山东运河备览》统计,明清会通河在临清至徐州段有闸50座,南阳新河上有闸9座,泇河上有闸12座,为大运河上水闸最多的河段之一,所以山东运河又有闸河之称。明代河闸的具体样式及功能如何?谢肇淛曾专门写过一篇《闸赋》,对当时河闸作了艺术性描绘:

有物于此,木舌金口。枕石流,竹夹权辅。兩兩相承,自为唇齿。譬彼卦画,自下而起。爰咫尺而丈寻,亦可闭而可启。……[1]卷一《闸赋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6491

这可能是文学史上唯一一篇闸赋。在谢肇淛的笔下,机械呆板而乏味的河闸也充满了灵性和美感,作者的职业使命和诗性情怀可见一斑。但在实际通航中,“可闭而可启”的河闸带给船客的美感并不多。因为当时船闸管理有严格的启闭制度,“凡闸,惟进贡鲜品船到即开放,其余务待积水而行”[11]卷六在这种严格规制面前,等待开闸放船遂成为各类船客颇为头疼却又无可奈何的事情,明人李流芳《闸河舟中戏效长庆体》一诗就颇能表达当时的河闸状况及过往行人待闸之无奈:

济河五十闸,闸水不濡轨。十里置一闸,蓄水如蓄髓。一闸走一日,守闸如守鬼。下水顾其前,上水顾其尾。帆樯委若叶,篙橹静如死。京路三千余,日行十余里。迢迢春明门,何时能到彼。[[13]](卷一《闸河舟中戏效长庆体》)

谢肇淛不仅在其《北河纪》中详细记述了当时山东运河的河闸状况,在其诗文作品中也多有描述,当然,面对船只待闸的无奈,谢肇淛在感同身受的同时,也了几分河务主管者的理性思考或自嘲:

百丈方舟一线泉,待风待闸两留连客程莫笑蹉跎甚,拙宦何如上水船[1]( 卷二九《舟滞安山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224)

2.河役之繁重,河夫之辛劳

    山东运河主要由由人工运河组成,水源不足且不均衡、来水道含沙量大、经常受黄河泛滥的冲击等,使得河道淤塞不断。因此,河道疏浚和维护成为运河治理的头等大事。“北河分司所辖闸河例有大挑小挑之役,每至岁杪,回空过尽,筑坝绝流。正月初旬动工,二月中旬报完。今改定二月初一日开堤。”[[14]](卷一)明代对会通河的疏浚,早期规定三年二挑,正月兴工,三月竣事。后来万恭提议,头年九月大挑,二月漕粮起运。万历年间规定,一年大挑,次年小挑。大挑即挑正河,小挑即挑月河。每次挑河,大量民工集聚河岸,饥劳交迫,致使许多人死亡,往往发生大规模病疫。如万历三十一年修河之役,“两岸屯聚三十余万人,秽气薰蒸,死者相枕籍,一丁死则行县补其缺,及春疫气复发,先后死者十余万人”[[15]](卷三)可见,京杭运河的顺利通行,从某种意义上是建立在千千万万河夫血泪和生命之上的,历代封建文人士大夫有关这方面的吟咏慨叹不胜枚举。作为北河郎中,谢肇淛日常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便是督办挑河类工程,亲历众多大型河役,写下了大量相关题材的诗文,下面的《挑河行》一诗便颇具代表性:

堤遥遥,河弥弥,分水祠前卒如蚁。鹑衣短发行且僵,尽是六郡良家子。
浅水没足泥没,五更疾作至夜半。夜半西风天雨霜,十人八九趾欲断。
黄绶长官虬赤须,北人骄马南肩舆。伍伯先后恣诃挞,日昃喘汗归籧篨
伍伯诃犹可,里胥怒杀我。无钱水中居,有钱立道左。
天寒日短动欲夕,倾筐百反不盈尺。道傍湿草炊无烟,水面浮冰割人膝。

都水使者日行堤,新土堆与旧崖齐。可怜今日岸上土,雨来仍作河中泥。

君不见会通河畔千株柳,年年折尽官夫手。金钱散罢夫未归,催筑南河黑风口。[1]( 卷一0《挑河行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6674)

这首诗又名《南旺挑河行》,反映了当时南旺段运河疏浚时的真实状况。除了河道疏浚外,运河大堤的日常维护也是繁重河役中的重要一项。明代治河专家、曾任工部尚书的潘季驯(15211595)首先建立了铺夫制,把大堤分段管理,里设一铺,一铺30人。因此,大量的壮夫丁男都被官府强募为铺夫。在《铺卒叹》一诗中,谢氏就描绘了当时铺夫的辛劳和奈:

五里一墩十里铺,铺中急足皆官募。过客传呼驱送迎,盖鸣金更清路。壮夫驱尽役丁男,短发鬅鬙力未堪。朝践寒冰初向北,暮燃茅火复趋南。南去北来何太急,朝朝暮暮无休息。待得丁男才长成,姓名已隶官夫籍。[1]( 卷一0《铺卒叹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6644)

3.运河城镇

作为古代中国最重要的交通大动脉,京杭大运河每年数万艘漕船及商船所组成的人流物流,给运河沿岸带来大量人气和无限商机,促进了运河城镇的兴盛和繁荣。就山东而言,济宁、聊城、张秋、临清、德州等都曾因运河通航而盛极一时。谢肇淛不仅在《北河纪余》中对这些运河城镇作了详细考述,而且写下了有关这些城市的大量诗文,从不同角度展示了这些城镇当时的风貌。看看当时的运河重镇济宁:

汶河南下势凭陵,一片孤城爽澄。风饱布帆飞度闸,雨腥渔艇乱抛罾。春深水族家家市,夜泊牙墙处处灯。回首旧游云物异,高楼萧索不堪凭。[1]( 卷二一《泊济宁城感事诗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116)

“南有苏杭,北有临张”,这是人们对明清时期京杭大运河沿岸四大著名城镇的表述。当时临清为中国北方最大的纺织品交易中心、粮食流通中心、户部榷税分司所在地,万历年间,临清钞关年税收额一度高居全国七大运河钞关之首,其富庶与繁盛状况可见一斑。“十里人家两岸分,层楼高栋入青云。官船贾舶纷纷过,击鼓鸣锣处处闻。”[[16]](第一卷第622)李东阳的这首诗典型体现了当时临清的发展盛况。但在谢肇淛的笔下,临清城却显得异常萧条:

斜阳欲下孤城闭,曙色初分禁漏停。二十年前歌舞地,乱鸦啼雨满冬青[1]( 卷二九《宿清源感事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227)

谢肇淛是万历二十七年(1599)调东昌司理的,当时朝庭派太监赴各主要关口理政之风正浓。万历二十六年(1598) ,太监马堂为临清榷税使,他横征暴敛,使工商业者破产大半,各地商贾纷纷撤走,昔日繁盛的临清城变得异常凋敝,上诗所反映的正是这种状况。万历二十七年,临清民众不满马堂的横征暴敛,愤而起事,火烧其堂署,毙其党37人,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临清工商业者反税监事件。事件过后明政府严令追查,株连甚众,人人自危。邑人王朝佐为了免株连众人,仗义自承,英勇就义。经过这次事件,太监酷风虽稍收敛,但欺行霸市、勒索豪夺的本性依旧,这一切,都逃不过谢肇淛犀利的笔锋:

清源城中多大贾,舟车捆载纷如雨。一夜东风吹血腥,牙列戟成焦土。

虎视耽耽何所求,飞霜六月天含愁。匹夫首难膏鼎,瘿瘤割裂病微瘳。

只今毒犹未破,依旧豺狼当道卧。万姓眉不敢言,但恨时无王朝佐。[4]( 卷九《清源行》,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214)

4.杰出运河人物及名胜古迹

京杭大运河不仅是农耕时代纵贯南北的政治经济交通命脉,也是一条历史长河,沿岸众多的历史文化遗存象一颗颗璀璨名珠,组成了一道底蕴丰厚的历史文化长廊,为历代过往文人士大夫提供了无尽的凭吊对象和吟咏题材。同时,在几百年的航运、整治史上,京杭大运河涌现出众多杰出的河工技术专家或治河名臣,与其相关的历史文化古迹也成为运河文化中的一道靓丽风景。山东本系文明之邦,齐鲁文化源远流长,沿运两岸的历史文化陈迹数量众多;同时,山东段运河由于地势复杂,就河工技术而言,以南旺分水工程为代表的一系列漕河工程,体现了京杭运河的最高河工技术成就,因此,相关杰出人物和名胜古迹也最为丰富。谢肇淛诗文中有一大部分是咏史怀古之作,主要就是以沿运两岸的文化古迹或人物为吟咏对象,在抒发作者怀古情思的同时,也为我们展示了这些名胜古迹的厚重文脉和时代风采。      

坐落在济宁城区古运河北岸的太白楼,让历代过往文士流连往返,吟咏不断,居官山东的谢肇淛当然是近水楼台,曾数次登临并赋诗言志:“东来山色全归岱,北去河流半入漳。平楚寒烟凝睥睨,中原落日动帆樯。”而曾经朝夕相伴的聊城光岳楼,也同样会勾起他浓浓的思乡之情:

飞阁层层接绛辰,凭下界总黄尘。帆樯远水遥连楚,云树斜阳半入秦。众壑阴晴生海岱,万家烟火傍城。可怜信美非五土,肠断天涯久逐臣[1]( 卷二一《重登光岳楼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1367114)

此外,象聊城的鲁连台,张秋的挂剑台、桃丘会盟处,德州四女寺等,谢氏都多次登临并赋诗吟咏。

南旺分水工程是山东运河段最重要的水利工程,也是京杭大运河中河工技术水平最高的工程,妥善地解决了丘陵地段运河断流的难题,是我国河工技术史上一大壮举,河臣宋礼和汶上老人白英也因营建这一工程而名垂千古。明朝初期,工部尚书宋礼采用白英的建议,在戴村筑坝遏汶水入运,七分北流,以济漳、卫;三分南流,以济黄、淮,实现了京杭大运河真正意义上的南北畅通。为纪念这一盛举,后人于分水处建龙王庙,将宋礼、白英奉祀庙中。凡过往商贾游船,达官显贵,文人墨客无不在此停棹浏览,感慨吟咏。谢肇淛督理北河期间经历此地无数,一首《宋尚书礼》,表达了他对分水工程、对河臣宋礼和白英老人的钦佩和怀念:

文皇既定鼎,上国勤灌输。汶流久湮绝,负载劳牛车。戴村一以坝,分水开龙渠。畚锸不再举,天府盈仓储。谁建平成烈,共城宋尚书。挽彼凛漫流,盈盈归尾闾。至今会通河,俎豆分庭除。白英获侑食,流庆及余胥。[4]( 卷七《宋尚书礼》,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部175178)

参考文献:



[] 作者简介:崔建利(1969-),男,山东苍山人,聊城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;袁明霞(1975-),女,山东聊城人,聊城高级财经职业学校讲师。



[[1]].谢肇淛.小草斋集[M].《续修四库全书》本.

[[2]].谢肇淛.小草斋文集[M].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本.

[[3]].徐(火勃).中奉大夫广西左布政使武林谢公行状[A].小草斋文集[M]附录.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本.

[[4]].谢肇淛.小草斋集[M]. 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本.

[[5]].邢侗.居东集序[A]小草斋集·杂序[M]《四库存目丛书》集17511页。

[[6]].陈庆元.谢肇淛著述考[J]广西师范大学学报2005年第1期。

[[7]].徐(火勃).谢在杭司理[A]鳌峰集[M].明天启五年南居益刻本.

[[8]].徐(火勃).中奉大夫广西左布政使武林谢公行状[A].小草斋文集[M]附录.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本.

[[9]].山東通志[M].文渊阁四库全书本.

[[10]].于慎行.安平镇新城记[A].康熙《张秋志》[M].《中国地方志集成·乡镇志专辑》本.

[[11]].谢肇淛.北河纪[M].文渊阁四库全书本.

[[12]].谢肇淛.小草斋续集[M].《续修四库全书》本.

[[13]].李流芳.檀园集[M].文渊阁四库全书本.

[[14]].薛凤祚.两河清汇[M].文渊阁四库全书本.

[[15]].谢肇淛.五杂组[M].文渊阁四库全书本.

[[16]].李东阳.临清二绝[A]之一.李东阳集(周寅宾校点本)[M].


编辑:


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关于本站  |  版权声明  |  交换链接  |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 本站域名:http://whbl.lcxw.cn
本会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(二楼北)
技术支持:聊城新闻网 鲁ICP备090839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