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研究成果 > 正文
明清时期张秋镇经济研究
2015-7-6 23:05:01 编辑:文化部落 阅读:949

    □郑民德 孙元国

    张秋镇在明清时期享有“南有苏杭,北有临张“的美誉,与著名城市苏州、杭州、临清齐名,在山东与颜神镇、景芝镇并称“山东三大镇”,是京杭运河沿岸著名的“巨镇”,也是极少以镇为行政级别却建有周长达8里城池的市镇。而所有繁华的起源都归于运河的恩惠,京杭大运河不但使朝廷在张秋设立了北河工部分司、管河厅、布政司署、都察院、税课局、巡检司、仓厂等一系列政治机构,而且带来了南北商帮的汇聚,刺激了商业贸易的繁荣,使张秋成为了“河济一都会”与“漕河要冲”。
    张秋古称“涨秋”,因地势低洼,秋季易涨水故名,后人忌水字,改为张秋。明清时期,张秋为京杭运河重地,黄河屡次在此冲决运河,对南北运道造成了巨大危害。为保障国家漕粮顺利到达京城,明清政府不但在张秋设立了一系列管河机构,而且兴修了大量的水利工程,从而在长时期内使黄运在山东得到了安澜。
    元朝开会通河,输南粮入京,即在张秋附近置荆门上下闸、阿城上下闸、七级上下闸节制水源,满足漕河运输,并派都水分监驻张秋,以管理山东运河漕运。入明后,中央政府更恃运河为国家命脉,所以对其管理与维护也极为重视。正统十三年(1448年)黄河在原武黑洋山决口,冲决张秋沙湾堤坝,导致漕船受阻,运道不通,朝廷发东昌、兖州民夫筑塞。仅过四年,景泰三年(1452年)沙湾复决,左佥都御史徐有贞奉命治河,他挖广济渠,建通源闸,泄洪流,使河漕复治。成化时,因张秋运道关系国家血脉,所以朝廷不但在此置北河工部分司,而且寿张、阳谷、东阿三县管河主簿厅也驻于此。景泰治水后,山东黄运两河安稳了三十余年,弘治二年(1489年)黄河又决口于荆隆口、黄陵岗,毁张秋运道,户部侍郎白昂筑阳武黄河长堤,浚雎河,建水闸,疏月河,使运道复通。弘治五年(1492年)河复决荆隆口,坏会通河,运道中绝,南粮不通,皇帝惊恐,朝廷派都御史刘大夏、平江伯陈锐、太监李兴治河,经动用数十万人力与山东、河南、南直隶数省钱粮,历经三年,方将此次张秋决口堵塞,并建立了一系列的配套工程。河工完成后,朝廷改张秋为安平镇,希望运道安澜,并建真武庙、龙王庙、显惠庙于张秋,以祈求神灵护佑国家漕运。经过弘治年间的治河,山东运道在此后的一百余年间保持了相对的稳定,而黄河泛滥也迁徙到了江苏徐州段,成为了国家治理的重点。
    入清后,顺治七年(1650年)黄河决口,张秋以下堤坝全部被毁,洪水夺大清河河道入海,当时因国家财政吃紧,河道总督杨方兴只是草草堵筑,结果其后数年又连番决口,使运道、民生均受其害。康乾时期,国家太平盛世,对黄运两河投入较大,所以漕运也维持着较高的运作效率。但清中后期,黄河决口频繁,其中仅嘉庆年间即决口十余次,如嘉庆八年(1803年)黄河决于河南衡家楼,穿张秋运河,漕运不行。咸丰五年(1855年)黄河又决口于河南铜瓦厢,张秋运道被拦腰切断,传统漕运也随之衰落,沿岸的德州、临清、聊城、张秋等城镇亦从繁盛之地变为默默无闻,彻底失去了运河名城的地位。
    张秋在明清为商业要地,为阳谷、东阿、寿张三县共管之地,百姓殷富、商贾辐辏、车船交集,居民数千家,据《康熙张秋志》载:“夹河为城,襟带济汶,控接海岱,输贡咽喉,南北要地,五方商贾辐辏,物阜齿繁……漕湟要津,冠盖云丛,轨樯鳞集,实中原绾彀之襟喉”,具有重要的经济与商业地位。
    明初张秋并不繁盛,镇中仅八家商铺,弘治治河后,随着诸多管河机构的设立与国家漕运的畅通,张秋因位于济宁、临清两大商业中心之间,一跃成为著名的漕运码头、商业枢纽、经济重地。万历时,张秋商业达到了鼎盛时期,朝廷不但设税课司征收商税,置水次仓收贮附近八县漕粮,而且吸引了诸多的商人、商帮到张秋经营,随着人口的增多,万历三年(1575年)扩建镇城,长达八里,建有四城楼、四水门,成为山东仅有的建有城池的市镇。当时阳谷、东阿、寿张三县的民众在张秋镇夹河而居者达到了数千家,聚集到此的商人、手工业者更是不计其数,齐境的鱼盐、鲁境的枣梨、吴越之地的布匹与丝绸、闽广的珍稀水果与珠宝、秦境的毛皮,全部集中到张秋镇发售,出现了一种商货山积、人声鼎沸、车水马龙的繁荣局面。
    张秋镇城幅员数里,运河贯穿镇城南北,号称“七十二条街,八十二胡同”。河东有炭市、布市、杂粮市、菜市、驴市、盐店街,各类饭房酒肆;河西为竹竿巷、诸行杂货、纸店、香市、柴市、米市、锅市、果枣杂粮街、羊市、小猪市,河东与河西两处由寿张县管理;谯楼以北为瓷器巷、杂货街、铁匠胡同、水次仓、枣市、布市、锅市、棉花市、北米市、牛市,属阳谷县管理;谯楼西有骡市、大猪市、木头市、果子市,属阳谷县管辖;而镇中最繁华的之处为南京店街,江宁、凤阳、徽州诸处的商人均在此经商,房屋连接,百货罗列,该处七归阳谷,三属东阿。因张秋商业繁盛,明清两朝在此设有税课司,专门征收各类商业税收,其中收税最多者为屠与曲,其次为杂货,再次为梭布、瓷器、铁器,再次为白纸、鱼盐、石灰等,最低者为炭与香油,每年共征收银两近二百两,其数目非常可观。明代万历后,因运道淤塞、漕粮改折、战乱频起,张秋逐渐走向衰落,特别是崇祯年间山东梁山李青山起义,切断了运河交通,攻打张秋、阳谷、临清等州县,导致“兖东西四百里寂无人”的惨状,张秋镇经济与商业地位也大为降低,繁盛局面不再。
    入清后,经过初期的修养生息,张秋经济得到恢复,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大量在张秋做买卖的晋商修建了山西会馆,有正殿三间,东西厢房各两间,戏台一座,占地数十亩,用于联络乡情、协调贸易、听剧演戏所用,作为与徽商齐名的中国最大的商帮之一,山西商人将张秋镇作为商业经营的根据地,可见该地具有商业贸易的诸多优势。康熙后期,张秋运河上官民商船云集,帆樯如林,“市肆楼房栉比,百货云囤,商民往来,肩摩彀击”,被誉为“小苏州”,连当地的百姓也利用商业之利,将生产的梨枣、竹木、花卉、蒲苇、水棉、土布、酒带到镇上出售,以博取利益。乾隆朝为维持张秋地方治安,又将正六品的兖州府管粮通判与正五品的寿张营守备移驻张秋,负责稽查保甲、防护城池、催儧漕船之事。张秋的衰落是从道光朝开始的,由于漕粮海运与帝国主义入侵,加上咸丰五年(1855年)黄河铜瓦厢决口后,山东张秋运道淤塞不通,太平天国北伐军、捻军、义和团与清军在这一区域展开了激烈的战斗,导致张秋城镇被毁、商人离散,经济地位一落千丈。
    张秋完全是一座因运河而兴的城镇,在明清五百年间历经了兴盛与繁华,最后又因传统漕运改变、运河淤塞而衰败,这种依靠单一外界条件的崛起,具有很大的脆弱性与不稳定性,一旦改变就会陷入困顿与挫折,而今天张秋古镇的重新规划,也让我们对它的未来充满了憧憬。(原载于2015年7月7日《聊城日报》B4)


编辑:


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关于本站  |  版权声明  |  交换链接  |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 本站域名:http://whbl.lcxw.cn
本会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(二楼北)
技术支持:聊城新闻网 鲁ICP备090839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