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寻迹探幽 > 正文
大杨庄:五十年的变迁
2015-7-21 15:10:23 编辑:文化部落 阅读:861

 □ 杨凤山

    5月1日至17日,我回原籍高唐县大杨庄老家住了17天,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在家住得时间最长、印象最深的17天。
    我1965年走出大学门,参加工作。五十年,半个世纪,我的出生地——高唐县大杨庄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令我兴奋不已,今天再看大杨庄,我走出大杨庄时的面貌一点也没有了,真的是旧貌变新颜。
    大杨庄是个小村庄,解放土改时100来户人家,300多亩地,现在还是这些地,这么多人口,但是,五十年,人换思想地换装,面貌全新了。
    1965年,是那个年月最好的年份,村容村貌比建国初有很大变化,但那时,村里没有柏油路,没有电灯,没有街灯,没有自来水,一下雨,道路泥泞,老百姓住房最好的就是青砖到顶的平房,其它多数是土坯房,没有一间瓦房。木头门、木头窗,窗子冬天糊窗户纸,没有玻璃门窗,更没有塑钢、铝合金之类的门窗。大门最好的是发旋大门。
    村里有碾子和石磨,多数人自己推磨压碾子,种植百分之百地依赖人工。1958年有过理想化的口号,叫做“跑步进入共产主义”,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“吃面包喝牛奶”,可当时是“现吃现轧现作计划,人拉犁,人拉耙”,农民的日子很苦。记得我1960年考上大学,交三四十元学费,家里就掏不起,凑不齐,只好到信用社贷款三十元,多少年后才还清。
    今年回家在村里漫步,展现在眼前的前街后街,全是新盖的瓦房,有的砌了很高的石头墙基,有的是瓷砖贴墙面,全部房屋都是青砖到顶,起脊的瓦房,外墙是水泥磨墙面,很考究、很坚固。
    过去房子开间很小,每间大多不超过10平方米,五间房也不过50—60平方米。
    现在的房子从进门到后墙,将近10米,五间房面积近150—200平方米,全是玻璃门窗,塑钢或铝合金门窗,不少家都像城里人一样,房子吊了顶,墙壁粉刷一新,宽敞明亮,大多有电视机和家用电器,有的安装了空调。砖砌的院墙,漂亮的门楼,大门从过去能进出地排车小拉车变成了能开进汽车小轿车,小型货车的门楼,门板从油漆大门变成了大铁门。
    我在村前街看到六十年代修盖的小院,当时算是首屈一指拔尖的房院,发旋门,木头门窗,现在走到那儿,成了最差的宅院,这就是三中全会前后对比的一个活化石。当然,这家人已举家进城,搬进了楼房。
    在后街,一位我称作胥芝嫂子的女人,现已八十岁,因为老伴早已离世,几个女儿的境况也不甚好,算是条件较差的宅院,没有那么好,仍住的小一些的房屋,没有阔气的大门和宅院,但也衣食无忧。
    我的一位近门的婶子,老伴去世了,家境不算很好,近年也盖起了三间大瓦房,不比一般人家差,有趣的是,她的三间老屋还没拆除,土坯房,小门小窗,与新房形成鲜明的对比,生动说明了这些年农村的变化。女儿则在她的院前盖起了五间开间很大的瓦房,标准不低,又是一个档次,说明新一代的生活水平。
    更值得一说的是,与我同龄的人,由于结婚早,生儿育女早,下一代结婚生子又早,与我同龄人都当了老爷爷,孙子都结婚生育儿女了,原来的一家都盖了三四处、四五处房子,分别为自己的儿子孙子居住或准备居住。农村房屋虽不那么值钱,但比较起居住面积来比城里人宽敞得多。我称作三哥的李俊才,原是我的西邻,对门,他有三个儿子,孙子,重孙子,就修盖了四五处宅院。
    走出村子放眼远眺,最喜人的是麦田,微风过处绿浪滚滚,一派碧绿,倒不是一望无际,而是不断被成行成排的树行分隔开。可以说有路就有树,若从高处看,或者像是棋盘上的方格了。我用双臂丈量了一下,年月久的树已经合抱,砍伐过又栽的树也如碗口那么粗了,真是喜人。
    想起当年捋树叶挖野菜的年代,树皮被扒光,树叶被采光,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三年困难岁月,对眼下的生活不知该怎么赞颂。
    一天,我自己步行去村西逛一逛,看到杨胥善大哥的三儿子,正在跻边整菜地,扶拢壅葱,这位老三五十来岁,与我大儿子同岁,也就是我参加工作的那年生人,长得高大英俊。他停下手中的镢头,与我聊起来,我赞扬小麦的长势。我记得几十年前小麦亩产一二百斤,没有超过亩产三百斤的,现在小麦长势这么好,不知产量多高。他说自己种有20来亩地,亩产小麦1200多斤,收麦后种上玉米,1300斤,一亩产2500多斤粮食。他指着正在整的一块菜地说,这一亩菜地去年收入一万三千多元,等于十来亩粮田。
    我问,二十亩地,你种得过来吗?他说,现在耕种收割全部机械化,自己农用机械齐全,一年还能抽出时间出去打工,他自豪地说:“我两个孩子,一儿一女,都考出去了,在外混得不错,一个在莱州,一个在济南,孩子们都有车。”
    他对党的农村政策很满意,说:“农民种地不缴公粮,不掏钱。政府每亩地每年还补贴一万元,历朝历代也没有过,农民得了病有社保,能报销百分之六七十,得了大病,没钱也可先住院治病,这都是老辈子没有的事。”
    更可喜的是村的大环境发生了改变,原来大杨庄离县城有近十里路,到县城没有一条像样的路,走近路要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,连牛车也不能走,所谓的大官道小官道能走开车,但离村庄远一点,没人去走那条路。
    现在村后紧挨322省道,路两边绿化较好,有成片的柳林,到县城,有官道街一直通到村头,都是平展展的宽敞的路面,村东走不一公里,就有一条南北公路,更可喜的村西北面出现了一条人工湖,占地数千亩,名为双海湖,这座湖位于县城区南部,东临官道街,北连鱼丘湖风景区,南接322省道,西依滨湖路,南北长约1700米,东西约800米,把大杨庄与县城连接起来。
    这个湖已投资2亿多元,建成了美术馆、湿地栈道、龙舟竞赛、河滩拾遗等十处特色景点,湖内有湖心岛,据说要建成齐鲁第一赏花地。由此,大杨庄幸运地成了座落在湖边的新农村,前几年,大杨庄已由乡镇管辖划入了城区的鱼丘湖办事处,农民眼看就是市民了。
    除了物质生活环境的变化,人的变化更大,素质有很大提高。我是建国后从村里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,一段时间村里上大学的人不多,但近些年发生了很大变化,通过上大学、参军,走出的大学生已不算少,一个小村庄,在县、市、省和外省大城市工作的有几十人,一些人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。有一天,我走访了一位和我同岁,同年小学四年级毕业的同学,他也78岁。老两口住在普利花园一座宽敞明亮的楼房里,客厅窗明几净,卧室舒适,小区生活方便,又座落在湖边。他干了一辈子供销工作,连初中也没上,其五个子女都通过上大学走上工作岗位,分别在县城和省城的大企业供职,算是一个代表。我东邻一家也走出十几口人在本地和外地工作,闯荡得很不错。
    五十年前,村里农民几乎全是务农,除与土地打交道外,没有别的出路,现在除务农外,从事各业的都有,搞运输的、搞建筑的、装修的、搞商业的,不少人都是家里有地,除种地外,夫妇出外打工,再挣上一份收入,日子过得很宽裕。
    农民的文化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,村里建起了小小的文化广场,有体育锻炼器材、球场,像城市的小区一样。
    一天晚饭后,我与老伴走向街头,遇到好几家婆媳一块去广场跳舞,老年妇女则坐在一边看热闹,妇女从纺纱织布做鞋做袜中解脱出来,打扮得干干净净参加文化活动,与前些年女人忙针线、忙孩子,是两个天下。街道上,有了垃圾箱,定时有人来收垃圾。
    (作者系新华社山东分社原副社长、新华社高级记者)


编辑:


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关于本站  |  版权声明  |  交换链接  |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 本站域名:http://whbl.lcxw.cn
本会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(二楼北)
技术支持:聊城新闻网 鲁ICP备090839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