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研究成果 > 正文
聊城古代蝗灾研究
2015-7-21 15:12:49 编辑:文化部落 阅读:886

□ 徐庆康

 古代人十分惧怕蝗灾,“蝗蝻为害,草木无遗。种种灾伤,此为最酷。乃其来如风雨,食尽即去。”白居易有诗,“雨飞蚕食千里间,不见青苗空赤土。”灾害的恐惧使得人们寄托于神灵的庇佑,通过祭祀活动,期冀风调雨顺、逢凶化吉。如古代人多修建八蜡庙。明代中后期以来,八蜡的主要功能定格在驱蝗上,八蜡神在民间浓缩演变为驱除害虫之神,特别是为害最厉害的蝗虫,被提到了首位,称之为“虫王”,八蜡庙或称为虫王庙,成了祭祀蝗神的庙。
    唐代以来,聊城频繁发生蝗灾,尤以明朝为甚。《明英宗实录》记载:“正统四年(1439年)秋七月,山东布政司奏东昌府所辖州县蝗伤稼。正统五年(1440年)六月,山东德州、清平、观城、临清、馆陶、范、冠、丘、恩八县蝗。景泰六年(1455年)秋七月,奏东昌、兖州、济南三府,平山、济南二卫蝗。”清乾隆《兖州府志》和民国《阳谷县志》载“成化二十一年(1485年)春至秋,不雨,蝗蝻遍地,人相食。”道光《博平县志》载:“正德二年(1507年)秋,蝗蝻害稼。”民国《冠县志》:“嘉靖二十一年(1542年)夏,旱蝗,不为灭。万历二十七年(1599)五月,蝗。万历三十四年(1606年)飞蝗蔽天,稼大伤。崇祯十四年(1641年)六月初旬,飞蝗骤至,食禾过半,至半旬蝻生,积地至三五升。”万历《东昌府志》载:“万历十九年(1591年)北直隶、文安、霸州及山东聊城生蝗。”康熙《高唐州志》载:“万历三十年(1602年)飞蝗遍野。崇祯十二年,飞蝗蔽日。”道光《东阿县志》载:“万历三十四年(1606年)夏,蝗;秋,蝻。”光绪《寿张县志》载:“万历三十四年(1606年)六月,飞蝗蔽日,食禾过半,三日飞去。七月,蝗蝻复生,田禾被伤。”《明史》载:“万历四十七年(1619年)八月,济南、东昌、登州蝗”。康熙《茌平县志》载:“崇祯十四年,大饥,蝗蝻遍野。”
    古人除了迷信祈神,还主动采取了捕蝗、掘卵、除蝻等灭蝗措施。
    早在唐代,聊城人就采取了灭蝗措施。清道光《东阿县志》记载:“开元四年,蝗食稼,声如风雨。”《唐史·姚崇传》记载:“开元四年,山东蝗虫大起”,“时山东百姓皆烧香礼拜,设祭祈恩,眼看食苗,手不敢近”。姚崇上奏,“《毛诗》云:秉彼蟊贼,以付炎火。又汉光武诏曰:勉顺时政,劝督农桑,去彼蝗蜮,以及蟊贼。此并除蝗之义也,虫既解畏人,易为驱逐,又苗稼皆有地主,救护必不辞劳,蝗既解飞,夜必赴,夜中设火,火边掘坑,且焚且瘗,除之可尽。”皇帝接纳了姚崇的建议,遣御史分道杀蝗,采用焚瘗之法,灭蝗不可胜纪,山东蝗灾得到遏制。《明太祖实录》载:“洪武七年(1374年),黄河北蝗灾,东昌府聊城县并蝗,命捕之。”道光《博平县志》记载“嘉靖二十年(1541年)秋大蝗,令民捕蝗。”
    聊城地方官员也采取多种方式积极鼓励百姓参与灭蝗,并给予物质奖励。莘县知县陈栋鉴于本县蝗虫“遗子太多”,遂发动百姓挖掘虫卵,每掘蝗子1斗,给谷1斗5升,通过以蝗易谷,境内蝗虫数量得到有效控制,“自是境内无蝗,民遂生养”。捕捉到蝗虫如何处理,古人有非常科学的方法,嘉庆《东昌府志》记载:“康熙丁未六年,蝗飞蔽天,遗蝻复生,邑人大惧,(张)茂节祷于祠,设法捕之。立程限悬赏格,得干蝗千二百五十四石,贮于仓,来春发民粪田,害类遂绝。”用蝗虫做肥料,既灭了虫,又肥了田,这年秋天庄稼取得了大丰收。


编辑:


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关于本站  |  版权声明  |  交换链接  |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 本站域名:http://whbl.lcxw.cn
本会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(二楼北)
技术支持:聊城新闻网 鲁ICP备090839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