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代名人 > 正文
马周与《马周碑》研究
2015-10-10 16:15:55 编辑:文化部落 阅读:761

马周与《马周碑》研究

□ 祝伟康

 

    马周(601—648),字宾王,博州茌平(今茌平县)人。《新唐书》记载,马周“少孤,家窭狭。嗜学,善《诗》《春秋》。”后来,在常何家中做家客,代常何写了一封奏折,受到唐太宗李世民的欣赏,入朝为官,后升至中书令。唐代的中书令为中书省的最高长官,与门下省、尚书省的最高长官并为宰相。
    贞观二十二年(648年),马周在中书令任上病逝,“年四十八,赠幽州都督,陪葬昭陵”。唐高宗即位后,追赠马周“尚书右仆射、高唐县公”,后又“配享高宗庙庭”。如今,马周的墓碑保存在陕西昭陵博物馆,斑驳的石碑诉说着那段过去的历史。
从布衣到卿相
    早年的马周怀才不遇,在家乡的时候,曾“补州助教”,但他不以讲授为事,经常被当时的刺史达奚恕责备,因此离开家乡,前往密州。在密州,受到赵仁本的青睐,“厚以装,使入关”,也就是给了他很多财物,让他去京城。在路途中,“留客汴,为浚仪令崔贤所辱,遂感激而西”。到达新丰后,依旧不被人所重视,他又在旅舍中,“命酒一斗八升,悠然独酌”。
    后代文人笔记中,对马周在新丰的这段经历,有一种不同版本的记载。如冯梦龙在《古今谭概》中记载,“马周初入京,至霸上逆旅,数公子饮酒,不之顾,周即市斗酒,濯足于旁。”以酒濯足的这个典故,被很多文人用在诗词中,如,宋末元初的方回在诗中说,“斗酒濯足游新丰”;元代亢文苑在散曲中说“醉濯足新丰换酒”。
    其实,马周在整个唐代,都是文人钦羡的对象。《全唐文》中收录的官员奏章、文人辞赋中,提到马周,都是因其从布衣而至宰相这一颇具传奇色彩的际遇。唐僖宗的《求言诏》中提到,“马周徒步献书,上犹前席;魏徵直言替否,下得竭诚”;严从《拟三国名臣赞序》中说,“马周怀奇思而拔起陇亩,李靖多大功而终始援用,魏徵数直谏而优游抚纳:我朝之得才,於斯为美”。
    马周在朝为官期间,直言敢谏,而且所奏事情切中要害,很受唐太宗的重用。《新唐书》中收录有马周的两篇奏章,《全唐文》除收录这两篇奏章外,还收录有三篇奏章。从这些奏章内容来看,马周言辞恳切、切中要害,而且文采极佳。《新唐书》载,马周有“集十卷”,可惜散佚,没能流传下来。
    在《全唐诗》中,仅收录马周的一首诗和一残句。《凌朝浮江旅思》:“太清上初日,春水送孤舟。山远疑无树,潮平似不流。岸花开且落,江鸟没还浮。羁望伤千里,长歌遣四愁。”这首诗颇具初唐意味,状景言愁,意境深远。还有一句残句,引自《册府元龟》,“何惜邓林树,不借一枝栖。”
    马周留下的诗文并不多,但从仅有的这些篇目来看,依然能感受到其才气纵横。
隶书精品《马周碑》
    马周去世后,陪葬昭陵。其墓碑历经千百年风雨,流传至今,目前保存在昭陵博物馆。该碑高358厘米,下宽116厘米,厚39厘米。碑额篆书“大唐故中书令高唐马公之碑。”碑文为隶书,共37行,满84字。如今我们能看到的马周碑,只有局部能辨认了,其它部分的字迹已经漫漶不清。而且撰文、书丹、篆额者的名字也因磨损而难以辨认。据宋代赵明诚《金石录》记载,该碑由许敬宗撰文,殷仲容书丹。宋代之后,关于马周碑的介绍都依照赵明诚的这则记录。《金石录》同时提到,马周碑立于永徽二年(651年)。永徽为唐高宗李治的年号,刻碑时为了避李治的讳,将马周的“治书侍御史”官职改刻为“持书侍御史”。从目前能见到的碑文中,可以依稀辨认出来。
    撰碑文者许敬宗(592—672),字延族,杭州新城人,隋朝礼部侍郎许善心之子。隋大业年间中秀才,隋末唐初,被李世民召为秦府学士,后历任著作郎、监修国史、中书舍人、洪州都督府司马、检校礼部尚书、礼部尚书、中书令等职,后拜右相。
    而书丹者殷仲容,是初唐书法家、画家,善篆、隶,尤精于榜书题额。殷仲容书法成就很高,颜真卿曾说“仲容以能书为天下所宗,人造请者笺盈几。”
    由殷仲容所书的马周碑“工整精细,且稍带篆书风味,结体和章法都显得严整规矩,一笔不苟”,是唐代隶书精品,备受历代书家推崇。


编辑:


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关于本站  |  版权声明  |  交换链接  |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 本站域名:http://whbl.lcxw.cn
本会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(二楼北)
技术支持:聊城新闻网 鲁ICP备090839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