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旧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研究成果 > 正文
明清咏鲁仲连诗研究
2015-10-28 16:46:32 编辑:文化部落 阅读:761

    □ 范景华 范晓然


    射书救聊城的鲁仲连,向来为历代文人所称颂。如唐代大诗人李白,对鲁仲连尤为推崇,咏赞鲁仲连的诗词极多。宋元之间,诗文也很多。尤其是到了明清两代,由于陆梦履、黄汝铨两位知府均主持重修鲁仲连射书台,鲁连台是当时聊城重要的文化地标,文人骚客咏鲁仲连或者登鲁连台怀古的诗词很多,笔者特对其中较为知名的几首,作简要研究。
    明“前七子”之首的李梦阳《聊城歌送顾明府》诗云:“聊城累累枕桑野,使君怀古聊城下。蛟龙惨淡七雄关,当时谁是排纷者?海东隐沦难见面,平原不见安平见。已闻笑却邯郸君,还遗书飞燕将箭。半生急难轻列侯,功成岂必千金酬?只今往迹浮云尽,遥瞩沧溟日暮流。”
    “前七子”之一的边贡《送顾明府之聊城》云:“上春行具出东畴,桑野萋萋唤乳鸠。道左壶浆迎父老,云中冠盖识君侯。鲁连箭灭遗书在,微子城荒故堞留。揽辔可应空吊古。土风先为达宸旒。”
    明府,知县的别称。顾明府,即顾棠,苏州人,弘治十八年(1505年)乙丑科进士,正德初任聊城知县。他并未辜负两位好友的期望,“甫一载,百废振举。以才调乌程,擢刑部主事。”
    “前七子”之一的何景明《咏鲁仲连》诗云:“仲连初历国,排难能解纷。飞书下燕将,立谈却秦军。不受万户侯,长揖千乘君。始为天下士,终为海上民。”
    东昌知府叶天球,字砚庄,婺源人。正德九年(1514年)进士,正德十六年(1521年)至嘉靖六年(1527年)任东昌知府。期间,他“招集流亡,均田定赋,兴学养老,卓有治声”。他在《齐义士鲁仲连》中曰:“呜乎先生,气节峥嵘。誓死东海,射书聊城。高世之士,振古之英。清风凛凛,万代蜚声。”叶天球为鲁仲连所撰上述赞语,刻在石碑上,于嘉靖四年(1525年)三月一日立石。
    邓守清,字星海,聊城人。万历十六年(1588年)举人,官临洮同知。有《临洮集》。《登仲连台》诗云:“矫矫黄鹞子,轩轩入云汉。玉貌不可攀,高标壮齐甸。潆洄一水明,错落万井灿。回风噪神鸦,夕日锁烟灌。劳苦羁尘缨,未果拂衣愿。翘首望东瀛,慨焉发深眷。”
    傅光宅《登郡城东楼》诗云:“鲁连箭去人千古,樽底斜阳照白头。”傅光宅,字伯俊,号金沙居士,聊城人,万历五年(1577年)进士。
    明代思想家、文学家李贽《过聊城咏鲁连子》诗云:“谁道百夫长,胜作一书生。渤海新开府,中原尽点兵。倭寇两步卒,廊庙几公卿。不见鲁连子,射书救聊城。”
    明末清初大儒孙奇逢(1584—1675),字启泰,号钟元,明末清初理学大家,与黄宗羲、李顒并称三大儒。他亦视鲁仲连为千古知音,并将张良与鲁仲连等量齐观:“鸡群野鹤人中彦,博浪之椎聊城箭。义不帝秦与击秦,英雄心事同一撰。良也功成赤松游,鲁连勋名悉足恋。尚友千古仅斯人,迹虽灭没心如见。”
    公元前218年,秦始皇东游。张良为报仇雪恨,遣大力士以一百二十斤的铁椎狙击秦始皇于博浪沙中,误中副车。他辅佐刘邦平定天下之后,功成身退,“欲从赤松子游”,“乃学辟谷,道引轻身”。张良的击秦与退隐,引起孙奇逢的情感共鸣,发思古之幽情,《聊城怀古》诗寓含了作者对清王朝的不满情绪。
    清代著名诗人屈大均在《鲁连台》一诗中写道:“一笑无秦帝,飘然向海东。谁能排大难?不屑计奇功。古戍三秋雁,高台万木风。从来天下士,只在布衣中。”“鲁连如不死,天下岂为秦!”
    屈大均(1630—1696),初名绍隆,字翁山,又字介子、泠君,广东番禺人。清兵入广州前后,曾参与南明抗清活动。明亡,一度削发为僧,名今种,字一灵。不久还俗归儒,北游关中、山西、山东聊城,与顾炎武、李因笃等交往。其诗风明健奔放,富于才情。与陈恭尹、梁佩兰并称“岭南三大家”。著有《易外》、《翁山诗外》、《翁山文外》、《道援堂集》、《广东新语》等多种。屈大均自认为是屈原的后代,他通过对鲁仲连等历史人物的歌颂来寄托爱国的思想情感。
    清顺治初年杨时荐,字仲升,号贤甫,巨鹿人,顺治三年(1646年)进士,是年任聊城知县,官至兵部左侍郎管督捕事。撰《射书台》诗二首:“曾于《国策》诵遗编,景仰先生已有年。东海高踪何处觅?聊城胜事至今传。恢疆固圉饶奇略,排难和纷寄巨篇。屹尔一台千古在,临风凭吊思依然。”“金汤久据未曾开,聊摄阽危亦险哉。齐将无能攀堞上,高人有智射书来。直教虎旅解戈倒,仍今孤臣引剑裁。仰止遗踪濠泮在,至今人说仲连台。”
    康熙朝文坛领袖王士祯《茌平怀古四首》其一曰:“经过射书处,犹识鲁连村。桑柘灵祠里,空瞻玉貌存。”
    王恕,字中安,号楼山,又号瑟斋,清四川安居人。康熙六十年(1721年)进士,选授翰林院庶吉士,官至福建巡抚。治事不苟,所历皆有政绩。《聊城怀古二律》诗云:“梁客时方届,秦兵势已轻。虎狼宁帝子?倜傥是先生。风动荆轲泪,椎飞博浪城。解纷遗泽远,东海苦峥嵘。”“天约三千字,城环十万家。不知危并卵,何似杀如麻。斜日号新鬼,悲风落暮笳。先生东海意,莫是为田巴。”
    田巴,战国后期齐国稷下学宫中著名的辩士。唐张守节《史记正义》引《鲁仲连子》云:“齐辩士田巴,服狙丘,议稷下,毁五帝,罪三王,服五伯,离坚白,合同异,一日服千人。有徐劫者,其弟子曰鲁仲连,年十二,号‘千里驹’,往请谓田巴曰:‘臣闻堂上不奋,郊草不芸,白刃交前,不救流矢,急不暇缓也。今楚军南阳,赵伐高唐,燕人十万,聊城不去,国亡在旦夕,先生奈之何?若不能者,先生之言有似枭鸣,出城而人恶之!愿先生勿复言。’田巴曰:‘谨闻命矣。’巴谓徐劫曰:‘先生乃飞兔也,岂直千里驹!’巴终身不谈。”
    “桐城派”古文大家姚鼐《泊聊城》诗云:“高柳汶川飚,落日聊城烟。玄云翳明月,忽堕孤舟前。众星稍磊落,空水正回旋。缅思燕将守,辨说下鲁连。达士贵逃名,奚以解纷传?一朝辞世网,泯迹东海边。高台今突兀,空枕汶阳田。”
    以上诗文,是明清两代文人歌咏鲁仲连的诗词中的一部分,从中可以看出,鲁仲连以其人格魅力感染着历代文人志士。


编辑:


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关于本站  |  版权声明  |  交换链接  | 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 本站域名:http://whbl.lcxw.cn
本会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经济开发区东昌路105号(二楼北)
技术支持:聊城新闻网 鲁ICP备09083931号